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學生管理

穿越塔克拉瑪幹沙漠的支教之聲—管工學院西部計劃研究生支教團志願者蔣正婷支教感言

發布時間: 2021-01-12 ????訪問次數: 10

      蔣正婷,管理科學與工程學院2016級信息管理與系統專業本科生,2020年入選國家西部計劃研究生支教團,同年9月奔赴新疆生産建設兵團昆玉市皮山農場中學支教。在支教3個多月之際,她用自己的真情實感記錄下生活工作中的點點滴滴。


車子沿著貫穿號稱“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瑪幹沙漠的公路駛進了皮山農場,一望無際的黃色大海在我眼前漂浮。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眼前的景象消融了激動,漸漸將我的心境從期待帶入職守。

初到皮山農場中學參觀時,和其他志願者的感受一樣,這是一個硬件設施齊全、注重學生全面發展的學校,比預期設想的教學環境好太多。看著文化牆上一幅幅雅俗共賞的作品,不禁感慨學生的多才多藝、老師的德才兼備,難免也會擔心自己教育教學水平的不足。

經過幾天的深入觀察,我了解到該校學生的漢語水平較差,各科知識的掌握程度較低,甚至對很多我們認爲人盡皆知的文學作品渾然不知。當然,這段時間的了解也讓我意識到若想縮小當地學生與內地學生的差距不僅依靠師生長期艱苦的奮鬥,還需要一批年輕的教師隊伍爲學生開啓沙漠外世界的大門,屆時也明白了自己跨越4000多公裏從家鄉來到皮山農場中學的使命!

到皮山農場中學工作的三個多月時間裏,我最大的感觸就是工作內容的多變。我最初的工作任務是任教四年級英語以及完成工會辦公室的行政工作。隨著皮山農場中學內部機構的一些變化,我的工作也發生了改變。目前,我除了做好工會辦公室行政工作外,還教授四年級五個班的寫字課,八年級六個班的英語,以及輔助阿米娜老師教授五年級一個班的信息技術課。同時,我自行創立了校級英語社團,旨在讓更多的同學了解趣味英語,喜歡上英語。

第一次站上講台前,爲了從容不迫地完成授課,在做好撰寫教案、備課、預授課等准備工作的基礎上,不斷告知自己自我身份的轉變,即便如此,第一堂課還是忍不住哆嗦。當然,經過大半個學期的曆練,現在的我俨然從一個緊張害羞的新老師蛻變成一個跟學生鬥智鬥勇的“老教師”。面對學生的不交作業、上課吵鬧等問題,一開始會手足無措,也只會苦口婆心地說教。久而久之,我發現學生並不吃這一套,甚至變本加厲。究其原因,一方面是我的教學目標過于空想,抓不住重點,學生固然難以全盤消化;另一方面,在學生不交作業的情況下,我只進行簡單說教,從而讓學生認爲不寫英語作業最多只會被老師口頭批評,無傷大雅。爲了改變現狀,我不斷向學校的老教師們請教學習,如今漸漸掌握了一些學生接受的教學方式,也能根據學生的學情制定出相應的教學目標。

八(六)班是八年級的一個C類班級,固有思維的局限性使我片面的認爲該班的所有學生自制能力差、沒有上進心。但慢慢接觸後發現,即使在C班也有很多認真學習的同學,上課積極回答問題,下課會跑上講台留住我問什麽是元音字母,什麽是形容詞比較級。看到學生在我講解後認真做筆記、認真地思考,我感到很欣慰,因爲我的付出有人接受。

看到他們認真而又渴望得到知識的眼神,我就知道自己來新疆當志願者的選擇是正確的。我真想帶他們出去,看看這個世界,我真想將我自己全部的所見所聞告訴他們,他們哪裏都不差,差的只是機會。當然,學生上課不聽話、違反課堂紀律的情況也常有發生,我也會對他們進行嚴厲批評,大聲說教。冷靜下來後,我又擔心自己與學生的關系會不會因此變得生硬,沒有師生情可言。很慶幸我多慮了。

就在某天晚上排練完元旦節目回家的路上,我跟其他老師結伴而行,談笑風生,當走到各自小區的分叉路口時,意猶未盡的我們站在路口處又聊了半小時後才互相道別。告別後,我獨自走在通向五號小區的路上,忽然余光瞄到斜後方有一個蹲著的人影猛然起立,我便下意識加快腳步想甩開他,于是他沖上來,面帶微笑地說:“老師,你也住五號小區嗎?”看到是八年級六班的學生時,我才放下戒備,“對呀,你剛剛蹲在那幹什麽呢,我還以爲是壞人呢!”聽到我這麽說,她急忙用拗口的普通話道歉並解釋道:“對......對不起老師,我走過來看到你在跟別的老師聊天,剛剛蹲在那等你。”“天呐!”我驚呼。不可否認那一刻的我被觸動了,並且好長一段時間都沈浸在幸福當中。這件小事距離現在也已過去大半個月,但學生那句純粹的話語時常萦繞在我的耳邊,讓人忍不住感慨,原來學生也是愛我這個老師的呀!

老師的幸福源泉真的很簡單呀,學生一個小小的暖心舉動就能讓自己瞬間變得能量滿滿、無堅不摧。白駒過隙一瞬間,轉眼過了冬至,進入深冬,但西北的寒冬一點也不冷,因爲這有專屬于我的暖陽啦!(管理科學與工程學院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