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學科建設

別敦榮:論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發布時間: 2020-04-21 ????訪問次數: 15

                                 別敦榮:論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中國高教研究2018-06-05

  摘要: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黨和國家新時代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的核心,是40年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演變的必然選擇。它在宏觀層面需要解決高等教育發展重心偏低、高等教育同質同構以及優質高等教育發展不充分等問題;在微觀層面應當直接針對教育教學和人才培養的一些深層次問題,如高校人才培養專業化剛性過強、課程教學淺表化、優質教學資源不足以及教育教學文化薄弱等。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在宏觀和微觀層面都應積極建構與各級各類高等教育功能相適應的人才培養模式,采取有效舉措保證政策落地。
  關鍵詞:內涵式發展;高等教育;人才培養;高校

  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既是黨和國家關于高等教育發展的大政方針,也是高校辦學的基本要求。內涵式發展是高等教育發展的永恒主題,更是當下我國高等教育發展面臨的重大課題。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即將邁入普及化階段,雖然外延式發展還有空間,但主要任務已經轉變爲實現內涵式發展。盡管如此,很多人只知道有這個政策要求,但對什麽是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爲什麽要實現內涵式發展、內涵式發展要解決什麽問題,以及如何實現內涵式發展等問題並沒有非常清晰的認識。一些相關理論研究對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解讀往往更重于理論推理。這種狀況無助于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的全面落實,無助于高等教育發展實現從大衆化向普及化的順利過渡,無助于促進高等教育持續健康發展。本研究將圍繞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若幹基本問題展開深入的討論,以期從理論和實踐兩方面解答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面臨的若幹基本問題。

一、何謂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就高等教育發展而言,黨和政府曾經提出了多種相關政策,內涵式發展只是其中之一,其他還有積極發展、加快發展、協調發展、特色發展、高水平發展、轉型發展等。顯然,這些政策之間既有聯系,又存在顯著差異。但是,很少見有關部門和相關人員對這些政策做出權威解讀,往往是一些研究人員根據自身的理解進行解釋,如此便造成人們對政策認識常常存在歧見,對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的理解也是如此。
(一)高等教育發展與政策概念釋義
  根據有關學科的釋義,發展是指事物前進的狀態,包括由小到大、由簡到繁、由低級到高級、由舊到新的運動變化過程,既包含了量的變化,又包含了質的變化。高等教育是一種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事業或活動,從國家或社會範疇看,它是一種事業;從高校看,它是一種職能活動。因此,高等教育發展便是高等教育系統或高校職能活動由小到大、由簡到繁、由低級到高級、由舊到新的量變和質變過程。就高等教育系統而言,發展是指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事業規模、範圍、形式、結構、內容、效益、效率以及適應性、滿意度等的量與質的積極變化;就高校職能活動而言,發展是指高校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活動覆蓋面、受益人群、方式方法、內容、標准、效果、水平、質量和特點等的積極變化。前者著眼于高等教育整體,後者著眼于高校個體組織,但都指向培養高級專門人才。也就是說,不是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事物或活動,不應納入高等教育發展範疇,一些與高等教育發展有關的事物或活動,如高等教育撥款或籌資、高校的科學研究、行政管理等,是高等教育發展的支持或保障要素,它們本身的發展不是高等教育發展。
  高等教育系統的發展和高校人才培養的發展有很多方式。按速度分,有快速發展、穩步發展等;按品質分,有特色發展、高質量發展、高水平發展等;按要素範疇分,有外延式發展、內涵式發展、轉型發展等。就高等教育發展動力來源而言,有自然延伸發展,也有主體選擇性發展。前者是高等教育發展不受外力影響,甚至高等教育內部動力也是一種自發的,有一種順其自然的意味;後者則是國家、社會組織或高校對高等教育發展方式的主動選擇,追求一種目標導向明確的發展。因此,高等教育發展政策是政府、社會組織或高校根據宏觀或微觀高等教育發展狀況,從滿足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和人民群衆的高等教育要求出發所選擇的高等教育發展方式。影響政府、社會組織和高校做出選擇的因素很多,如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和需要,以及經濟社會發展能夠爲高等教育發展提供的保障和支持;科技進步和産業升級改造的需要;國際化、全球化發展與國家和企業核心競爭力提高的要求;職業分化、升級及其對從業者素質和能力的要求;民衆接受高等教育動機的激發以及家庭和個人經濟能力的增強;高等教育自身擴張的要求;等等。從一些國家和高校的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看,在國家高等教育發展的不同曆史階段和學校生命周期的不同時段,政策往往有很大差別。這說明高等教育發展政策不可能脫離時代要求,把握時代脈搏、緊扣現實發展的需要是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的著力點和生命力之所在。
(二)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概念釋義
  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推動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姑且暫將推動”“實現兩個行動要求放到一邊,內涵式發展無疑是黨和國家新時代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的核心。那麽,應當如何理解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呢?在高等教育的語詞中,有些詞彙源于英文表述,或直接由英文翻譯過來,如通識教育、博雅教育等。有人解釋通識教育的時候,將它拆分爲三個語詞,即通、識和教育,在分別解釋它們意思的基礎上再概括通識教育的含義。不論其含義解釋的是否准確,單就這種釋義方式的合理性就值得質疑。與前述一些詞彙不同,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一個非常中國式的表述,因而可以通過對各構成語詞的解釋來理解其意義。
  由于上文已經對高等教育發展進行了闡述,這裏主要對內涵式發展展開探討。就內涵的本意而言,它有兩重意思:一是指事物的本質;二是指事物的內容。事物本質的發展主要表現堅持與弘揚,事物內容的發展可以表現爲增加,也可以表現爲加強。對高等教育內涵發展而言,內涵的兩重意思是不能分離的,只有二者的結合方能體現發展的意義。也就是說,高等教育內涵發展是指體現高等教育本質內容的增加或加強,即缺少的要補充或充實,已有的要加強或提升。
  很多学者对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进行了富有启发意义的探讨,相关研究论文数以万计,多数学者认为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相对于高等教育外延式发展而言的。如瞿振元认为,外延式发展强调的是数量增长、规模扩大、空间拓展,主要是适应外部的需求表现出的外形扩张;内涵式发展强调的是结构优化、质量提高、实力增强,是一种相对的自然历史发展过程,发展更多是出自内在需求。内涵式发展道路主要通过内部的深入改革,激发活力,增强实力,提高竞争力,在量变引发质变的过程中,實現实质性的跨越式发展。张德祥认为,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質量、結構、公平以及制度等各要素统一、协调、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判断高等教育发展方式是内涵式还是外延式的标准在于是否有利于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以及文化传承创新等基本职能的发挥与實現。可以认为,在很多学者看来,内涵式发展是高等教育外延式发展的合理延伸,或者说对外延式发展不足的纠偏。
  究竟應當如何理解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呢?根據漢語表述習慣,內涵式發展的本身有多種含義,如物體外形的樣子、特定的規格、典禮或有特定內容的儀式、自然科學中表明某些關系或規律的一組符號、一種語法範疇,表示說話者對所說事情的主觀態度,等等。不過,這裏提到的幾種語義解釋似乎都不適合用于解釋內涵式發展。在內涵式發展這個語詞中,的含義可以理解爲以某種方式的意思,但即便如此,要將內涵式發展的意思解釋清楚,還需要補充爲了簡化語言表達而省略了的語詞,這裏被省略的語詞是重視、加強、充實、增加或升華等。所以,內涵式發展的完整表述應當是以增加或充實內涵的方式發展,當然,也可以是以加強或重視內涵建設的方式發展。由此可見,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以增加或充實內涵的方式發展高等教育,或者以加強或重視內涵建設的方式發展高等教育的缩略语。这里所说的是内涵式发展政策言明了的,还有没有言明的,即内涵式发展的目的,就是通过内涵式发展要达到的實現特定的高等教育功能的目的。内涵式发展所要實現的高等教育功能,就是现在的发展还没有實現,或實現的还不是很充分的。具体来讲,提升高等教育品质,使同样规模、相似结构的高等教育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包括对完善学生人格、素养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对社会文明进步发挥更大的推動作用,甚至对开辟新时代发挥引领作用。
  如上所述,高等教育可以從宏觀和微觀兩個維度來考察,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需要從宏觀和微觀兩個維度來解釋。所謂宏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指在保持高等教育系統規模穩定或小幅增長的背景下,通過調整或優化結構、提高水平和質量的方式,使高等教育發揮更大更好的功能。宏觀的高等教育發展主要涉及高等教育結構、高等教育與人的社會化發展以及高等教育與經濟社會的相互適應和互動等,就是說不僅涉及高等教育系統內部,而且涉及高等教育系統外部,因此,宏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主要關注的是高等教育系統結構的改善和優化、高等教育系統運行效率和效益的提高,高等教育系統辦學能力和辦學質量的提升,以及高等教育所發揮的社會功能等。
  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主要涉及高校的教育教學及其功能的發揮。有人將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等同于高校內涵式發展,實際上二者之間是既相聯系又相區別的關系。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著眼于高校的教育教學,也就是人才培養職能,但高校還承擔了科學研究、社會服務等職能,如果這些職能與人才培養相結合、爲人才培養服務就是內涵式發展所關注的;如果是單純的發展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就不能歸入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範疇。因此,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指高校以提高人才培養水平和質量爲目的,所采取的加強人才培養能力,優化人才培養環境,改善人才培養條件,提高人才培養成效的舉措及其所産生的效果。很顯然,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可以有多種方式,比如,樹立或強化以學生爲中心的教育理念,提高教師的教學能力,豐富和擴大優質教學資源,建立健全個性化、更有效的教學運行機制,培育優良的教學文化,等等,以達到提高人才培養水平和質量的目的。
  概而言之,就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內在需求而言,內涵式發展的根本意旨在于從提高高等教育整體辦學水平和辦學質量出發,改革宏觀和微觀層面制約高校提高人才培養水平和質量的各種體制機制,加強高校教育教學條件和環境建設,不斷優化人才培養過程,建構與各級各類高等教育功能相適應的人才培養模式,保證各級各類高校人才培養不僅與自身辦學定位相吻合,而且能夠很好地滿足受教育者的高等教育意願,適應國家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對促進國民素質提高和社會文明進步發揮更大的作用。

二、为什么要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内涵式发展是解决高等教育内在问题的方法,是高等教育众多发展方式之一,是高等教育自始至终永恒的发展要求。一般而言,内涵式发展往往是在高等教育发展过程中自然而然實現的,尤其是高校在人才培养过程中,通过师生的自省和自觉不断完善教育教学过程等實現的。但在高等教育逐步成为国家和社会利益的关键推動力量之后,政府和社会组织常常出台高等教育发展政策,以在宏观和微观层面指导高等教育发展。在高校进入现代化办学时期以后,战略选择和政策引导成为学校提高发展水平和办学质量的重要手段,高校也越来越重视制定自身的教育教学发展政策。但这还不足以使内涵式发展成为国家和高校高等教育发展政策的主题。
(一)內涵式發展政策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的邏輯延展
  黨和政府選擇內涵式發展作爲高等教育發展政策不是偶然的。梳理改革開放以來的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發現,除個別年份有所搖擺外,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總體變化趨勢是符合高等教育發展形勢的。如1977年黨的十一大報告提出:要擴大和加快各級各類教育事業發展的規模和速度,提高教育質量,以配合各項經濟事業和科學技術事業的發展,適應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需要。在文革結束後,推行擴大和加快高等教育發展規模和速度的政策是必要的。1982年黨的十二大報告提出:必須大力普及初等教育,加強中等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在改革開放事業初步展開的形勢下,加強高等教育是非常合時宜的。1992年黨的十四大報告提出:要優化教育結構,大力加強基礎教育,積極發展職業教育、成人教育和高等教育,鼓勵自學成才。在大力實施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背景下,積極發展高等教育是明智之舉。
  從1977—2017年曆屆黨代會報告提出的國家高等教育發展政策可知,(見表1)高等教育發展政策明顯地表現出階段性,大致可以劃分爲四個階段:從1977—1996年爲第一階段,主要表現爲積極發展、加強發展政策;從1997—2001年爲第二階段,主要表現爲穩步發展政策;2002—2006年爲第三階段,主要表現爲加快發展政策;2007—2017年爲第四階段,主要表現爲提高質量、內涵式發展政策。在前三個階段,除了1997—2001年期間奉行穩步發展政策外,其他兩個時期都實施積極發展、加快發展政策。即使在1997—2001年期間,1999年實際開始執行的擴招政策使1997年提出的穩步發展政策並沒有能夠完全付諸實施。因此,可以說,從1977—2006年的30年中,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總體上是以加快發展和加強發展爲主線,以擴大辦學規模,培養更多的高級專門人才爲目的,以滿足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快速發展的要求。之後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開始轉型,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的發展政策于2007年明確提出,2012年提出推進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2017年进一步提出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这三个五年期的高等教育发展政策一脉相承,步步推进,既具有历史发展的逻辑性,又具有现实需要的合理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40年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演變的必然選擇。

1.jpg

(二)內涵式發展政策符合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戰略趨勢
  政策必須順應現實需要,因勢利導,方能發揮引領、調節、促進或者限制的作用。40年來,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總體上是順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對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發揮了重要的促進作用。曆史比較表明,改革開放40年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黃金時期,是高等教育持續積極發展時間最長的時期,是高等教育發展取得成就最大的時期,是人民群衆從高等教育獲益最多的時期,也是高等教育對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發揮作用最顯著的時期。與上文談到的政策相比,40年高等教育實際發展軌迹大致可以劃分爲三個階段:第一個是改革開放初期至1998年的緩慢增長期;第二個是1999—2010年的快速增長期;第三個是2011年以來的內涵發展期。改革開放初期,我國高等教育通過撥亂反正迅速恢複了秩序,高校人才培養開始走上正軌,到1998年,其間偶有較快增長,但總體呈緩慢增長趨勢。從1999年開始,高等教育發展進入快車道,規模迅猛增長。到2010年,高等教育總規模達到3105萬人,毛入學率達到26.5%。單就規模而言,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創造了世界奇迹。從2011年開始,規模增長漸趨平穩,提高質量成爲高等教育發展的主線。到2016年,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達到3699萬人,比1998年增長了300.76%,比2010年增長了19.13%。另外,研究生教育發展也表現出類似的特點。統計表明,1998年我國研究生招生數爲7.25萬人,其中碩士生招生5.75萬人,博士生招生1.49萬人,研究生在校生爲19.89萬人;到2016年,研究生招生數爲66.71人,其中博士生招生7.73萬人,碩士生招生58.98萬人,在學研究生達到198.11萬人。總體來看,改革開放40年來,不論是高等教育總規模、普通本專科在校生數、毛入學率還是研究生招生人數、碩士生招生數、博士生招生數和研究生在學總人數,在前20年有增長,但增幅較小;21世紀以来出现了一个快速增长期,增幅惊人;近年来在保持小幅平稳增长的基础上,发展重点发生了转向。应该说,在前一个阶段以规模扩张为典型特征的外延式发展中,高等教育保持了基本秩序稳定,守住了高等教育的底线,但高等教育系统整体办学水平和质量提高并没有同步實現。短时间里高等教育的快速大规模增长带来的办学压力需要一个时期来消化,以保证高等教育持续健康良性发展,因此,可以说高等教育系统的扩张激发了内涵式发展的动力。
  除與高等教育系統規模和毛入學率等密切相關外,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還與高校的辦學狀況直接關聯。高校是高等教育的專門組織,高校辦學曆史的長短和辦學規模的變化與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有密切關系。高校辦學曆史長短可以從校齡來考察,從校齡來看,我國高等教育系統還非常年輕。統計表明,1949年,我國有普通高校205所,經過院系調整後,到1953年只有181所,1977年達到404所,1998年增長到1022所,到2016年達到2596所。若忽略在此期間的高校撤並情況,92%以上的高校都是在60余年裏建設起來的。從建校曆史推算可知,我國約30%的高校校齡少于10年,59%以上的高校校齡少于15年,超過73%的高校校齡少于35年,超過84%的高校校齡少于40年。年輕意味著發展空間大,但同時也往往伴隨著發展不成熟。尤其是在我國,新的高校在建校初期往往因陋就簡,很多高校從師資力量、教學儀器設備、學科專業結構、管理與治理制度、教育教學規範和文化等與辦學要求有較大差距,後期建設與發展的任務十分繁重和艱巨。還有一個與高校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密切相關的問題,即我國普通高校辦學規模增長很快,且增幅很大。1998年我國普通高校校均規模達到3335人,2016年增長到10342人,其中本科學校校均14532人,高職(專科)學校校均6528人。2016年校均總規模比1998年增長了2.1倍。一面是大批新校的創辦,一面是校均規模的激增,這兩種情況都是提高高等教育辦學水平和質量的大忌。我國高校底子薄、積累少、擴張快、資源少,如果說保證短時期的快速增長是不得已而爲之,那麽在快速擴張達到一定程度後,高等教育應當適時轉變發展方式,由外延式發展轉變爲內涵式發展。

三、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应当解决什么问题
  政策不是口号,不是空洞的倡议。政策应当是实践导向的,具有现实问题针对性,能够为实践或活动提供具体指导。作为一种政策,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针对现时代高等教育发展面临的重大挑战和现实需求提出来的,是现时代高等教育发展的行动指南。由于高等教育发展在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的侧重点存在差异,所以,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政策在宏观和微观层面要解决的问题也是不相同的。区分这个差别有利于更准确地把握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政策的要义,正确认识高等教育发展的任务,从而在宏观和微观层面采取适当的战略举措,有效地解决高等教育发展问题,實現高等教育持续健康优质发展。
(一)宏觀層面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應當解決的重要問題
  我國高等教育系統是龐大的,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在世界所有國家中,高等教育系統在學人數超過1000萬人的有3個國家,即美國、印度和中國,其中美國爲1900萬人,印度爲2800萬人,中國爲3600萬人。而且如上所述,我國高等教育系統是一個年輕的系統,其規模的大幅度增長是在1999年以來的10多年實現的。从体系上讲,我国高等教育的各构成要素都是完备的,但内涵和底蕴不足却是客观存在的。加强内涵建设,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我国高等教育系统发展的紧迫要求。在宏观层面,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主要解决三大问题:
1. 高等教育發展重心偏低問題。在我國近2600所高校中,1300多所高職院校基本上都是1998年後發展起來的,它們大多興起于中等職業教育,很多甚至是零起點創辦起來的;在1200多所本科院校中,有600多所是2000年以來發展起來的,它們之前主要是一些高職高專院校,之中大多數舉辦本科教育的曆史不到20年。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高等教育系统起点低、历史短,发展重心偏低。我国高等教育在快速扩张中十分重视质量保障,建立了完整的高等教育评估体系。从评估要求看,不但新建本科院校仍在努力达到合格标准,而且即便很多本科院校参加了审核评估,其教育条件和发展成熟度都还不能令人十分满意。本科院校的教育情况如此,高职院校的教育也很难说非常令人满意。从学校数量和教育规模看,新建的高职院校和本科院校是我国高等教育系统的主体,是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主要依托力量,也是未来普及化阶段的主体力量。这些高校教育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我国高等教育整体水平的高低。办学历史短是不能改变的,但教育发展水平与高校办学历史并非必然的因果关系,办学历史只是高校教育发展水平的影响因素之一,且不是决定的因素。在中外高等教育发展史上,很多高校办学历史并不长,却发展了高水平高质量的教育,成为高水平人才成长的摇篮。所以,重视这些高校的发展,解决这些高校发展的困难是我国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面临的重大任务。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就是要提高新建高校的教育水平,整体性地提升高等教育系统的发展重心。
2. 高等教育同質同構問題。我國高等教育同質同構問題由來已久。盡管我國幅員遼闊,各地高等教育文化積累差別很大,不同地區高等教育發展很不平衡,但由于國家對高等教育實行集中統一領導,全國一盤棋,從而導致全國高等教育發展雷同現象明顯。這種同質同構現象不僅存在于同層次、同類別的高等教育中,而且還存在于不同層次、不同類別的高等教育之間;不僅表現在高等教育學科專業結構、運行機制、管理制度等方面,而且還表現在高等教育的人才培養目標、教育標准與要求,以及高等教育的文化精神等方面。如在高等教育發展與改革中,熱門學科專業常常爲各級各類高校所重視,開展文化素質教育、加強實踐教學、推行通識教育、發展雙創教育等幾乎在同一時間受到所有各級各類高校重視,從而形成了全國高等教育齊步走的壯觀景象。由此帶來的結果就是我國高等教育差異化、個性化不足,高校辦學特色不鮮明,高等教育對受教育者個性的塑造薄弱,不能很好地滿足人民群衆千差萬別的需求。
3. 優質高等教育發展不充分問題。優質高等教育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在一個龐大的高等教育系統中,肯定存在水平、質量的差異,這種差異不但存在于全國範圍,也存在于地區和省市自治區範圍。但如果與國際上先進國家高等教育比較,可以發現我國各類高等教育在水平、質量上都存在較大差距,尤其是在高水平高質量部分,我國所占的比例都很小。以世界一流大學爲例,在各類大學排行榜上,我國大學位于前列的數量非常有限,遠低于美、英、德、日等國。優質高等教育發展不充分導致我國高等教育功能發揮存在很大的局限性,造成我國高等教育培養的一流人才嚴重不足,高等教育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還遠遠不能滿足需要,我國高等教育對人類文化進步和文明發展所做出的貢獻還非常有限。正因爲如此,大而不強成爲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必須解決的問題。
(二)微觀層面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應當解決的問題
  高校是高等教育系统的主要组成单元,高等教育的功能主要通过高校的人才培养工作實現,高校的人才培养工作状况直接影响高等教育功能的发挥程度。在过去的20年裏,我國高校從外到內發生了重大變化,高校的教育規模成倍增長,學科專業數量大幅增加,師資隊伍人數由40余萬人擴張到160余万人;很多高校人才培养方案往往经过了多次修订,进行了学分制改革等一系列教学改革,课程体系改革和教学内容更新、与人才培养密切相关的综合改革等受到重视。所有这些改革和发展都对高校履行高等教育使命产生了积极而重要的影响。与此同时,高校教育教学工作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人才培养的基本模式仍然是传统的。在微观层面,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应当直接针对教育教学和人才培养的一些深层次问题,采取有效举措,务必取得突破,使高校人才培养水平和质量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1. 高校人才培養專業化剛性過強問題。高等教育區別于基礎教育的典型特征在于它是專業教育,以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爲目的。專業是高校組織和實施高等教育的基本單位,各種各樣的高等教育活動通過專業得以有序地組織起來,造就社會各行各業所需要的人才。所以,高校人才培養的專業化是世界高等教育的共性特征。在20世紀50年代向蘇聯學習的時候,我國高校建立了嚴格的專業教育體系,確立了按專業組織人才培養活動的原則。在專業教育上,我國高校把專業與專業之間的關系看作是孤立或對立的關系,把專業與社會職業之間的關系看作是簡單的對應關系,從而導致專業教育口徑狹窄、缺少相互融通,人才培養的社會適應性不強。改革開放以來,高校對專業教育進行了持續不斷的改革,但專業化過于剛性的問題在各級各類高校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即便在一些高水平綜合大學,專業教育剛性化過強的問題也非常明顯。這種狀況不符合新時代世界高等教育發展趨勢,也不適應社會人才需求多樣化的現實要求。
2. 高校課程教學淺表化問題。高校人才培養的主要形式是課程教學,課程教學質量對人才培養質量有奠基性的作用,當然,這並不是說課外活動、社會實踐、自學等對人才培養就沒有意義,或者意義不重要。不能說我國高校不重視課程教學,也不能說我國高校在課程教學改革上無所作爲,實際上,教學改革一直是高校人才培養改革的重要主題。但教學改革深入課堂還很不夠,尤其是教師的教、學生的學仍表現出很傳統的傾向,教師主要教知識,而且是教材上的知識;學生主要學知識,也主要學教材上的知識。教學方式主要是教師講、學生聽,理論界熱情倡導的探究式、啓發式、討論式、研究式、情景式、對話式等各種教學方式方法仍只在非常有限的範圍應用,很多教師教的目的就是幫助學生通過考試,學生學的目的也是爲了通過考試。這樣,就形成了教、學、考高度一致的教學景象,現實的教學結果就是教的不深、學的很窄、考的很淺。課程教學淺表化的問題在我國高校由來已久,且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多樣而深刻的。不解決這個問題,提高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不可能走得太遠。
3. 高校優質教學資源不足問題。教學資源是人才培養的基礎條件,教學資源的優劣多寡對人才培養有重要的制約作用。我國高校十分重視教學資源建設,對發展優質教學資源傾注了不少的力量,但整體來看,效果還不是很明顯,尤其是優質教學資源嚴重不足的問題沒有得到根本改觀。浏覽各高校網站常常發現,一所數萬在校生的高校往往只有幾位教學名師、若幹精品課程、幾個特色或優勢專業;筆者在所參與的一些高校本科教學工作評估中發現,不少高校老專業優質教學資源少,新專業往往則在爲建設基本滿足教學需要的資源條件而努力,優質教學資源建設還提不上議事日程;很多高校實踐教學體系虛化,與企業簽訂的合作辦學協議缺乏落實的保障機制,分散的實習實踐教學形同放羊,集中的實習實踐教學缺少穩定可靠的基地支持;教學與研究相結合、研究反哺教學往往停留于文件或號召中,本科生真正進入教師的科研項目團隊或實驗室參與研究的人數非常有限。優質教學資源不足已經成爲影響我國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的主要問題,大而不強、大而不優不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應有的狀況。
4. 高校教育教學文化薄弱問題。高校既是一個有形的人才培養組織體系,又是一個無形的人才培養文化環境。有形的部分對人才培養的影響不言而喻,不論是學科專業組織方式還是教學活動組織形式,都直接影響人才培養水平;無形的部分盡管看不見、摸不著,但同樣有著重要作用,有時甚至比有形的部分影響更深遠、更持久。我國高校教育教學文化經過文革的破壞後長久以來沒有得到恢複,加上市場經濟和指標化的行政管理導向的消極影響,更使教育教學文化發展偏離了應有的方向。教師爲了完成工作量而教學,學生爲了獲得文憑而學習,學校爲了得到更多的生均撥款和學費而多招生,管理人員習慣于用各種指標評價師生的表現與教學的價值。價值導向的偏差使高校的人才培養缺少了精神的追求,師生之間缺少心靈的對話,教學過程缺少智慧的碰撞,校園活動缺少對生命意義的體驗,學生的發展缺少愛的播種和善的教化。淺薄的文化不可能孕育高品質、高品位的教育教學,只有精神的力量才能觸及心靈,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應當重視內在品質的改善,培植優良的教育教學文化,爲人才培養提供適宜的土壤。

四、如何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作爲政策,內涵式發展符合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要求,也符合高等教育發展適應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內涵式發展政策就是要解決好制約高等教育發展的體制機制問題,提升高等教育辦學條件的品質,優化人才培養模式,更好地發展高等教育,使高等教育壯大起來,以發揮更大更好的功能。從內涵式發展政策演變看,從十八大到十九大,從推動實現,表明内涵式发展已经从发展方式要求转变为发展方式与发展目标相统一的要求。實現内涵式发展,尽管在宏观和微观层面路径是不同的,但都应紧紧围绕建构与各级各类高等教育功能相适应的人才培养模式,采取有效举措保证政策落地、产生实效、达到目的。
(一)宏觀層面的內涵式發展路徑
  在宏观层面,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主体主要是高校主管部门,即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党委和政府落实政策的杠杆很多,包括制定规划或计划、资金支持、审核批准、扩大自主权限、评估、评优并予以表彰奖励等。比较而言,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现实背景下,在宏观层面,要达到完善和优化人才培养模式的目的,内涵式发展更应重视以下三种路径。
1. 进一步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强化高校特色化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对高校采取了比较宽松的领导管理方式,高校办学自主权扩大,办学的自主性增强。与此同时,在办学的很多方面政府的管控依然严格,包括招生计划、专业开办、课程设置、教材选用以及人员编制、师资聘用、管理与评价等都受到政府的直接管控,高校办学自主性未能得到充分的彰显,人才培养出现趋同现象,特色不足。高校不能自主办学,难有特色化发展;没有特色,或者特色不鲜明,高等教育便难有内涵。實現内涵式发展必须解决高校办学自主性问题,为高校特色化发展创造条件。政府应当根据放管服改革要求,进一步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将一些不必要的行政审批、指标制定、人员考核、课程设置等方面的权限下放给高校,为高校自主办学创造必要的制度环境和行政文化氛围。应当采取必要的政策调控和资源配置手段,引导高校特色化办学,鼓励高校在人才培养上进行符合自身条件的改革探索,推動每一所高校办出自身的特色。应当以更有效的政策支持和行政服务帮助高校解决依靠自身力量不能解决的人才培养的重大障碍问题,如校企合作办学、产教深度融合的问题,使高校能够开拓办学空间,提高办学的社会适应性,造就高素质专门人才。
2. 发挥政策杠杆作用,差异化配置高等教育资源。政府是国家利益的實現机制,是全体国民利益的维护者和實現者,是社会公平正义的监督者和保障者。政府掌控着主要社会公共资源的配置权,政策杠杆是政府配置资源的重要手段。毫无疑问,今天的高等教育与国家利益、国民利益、社会公平正义关系密切,社会公共资源配置对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有重要影响。中央政府公共财政应从国家高等教育公平发展出发,进一步加大对中西部地区高校的支持力度,提高中西部地区高校的办学实力和办学水平。与此同时,加强对一流大学和一流學科建設的资助力度,支持部分大学和学科向世界一流迈进。对于保障国家重大战略的高等教育,中央财政应当予以重点支持,提高高等教育服务国家需要的能力。我国高校的主体部分是地方院校,地方高校不强,不可能建成高等教育强国,应当更好地发挥地方政府的统筹作用,赋予地方政府更大的治理职能。地方政府应从地方高等教育协调发展出发,以增强地方高等教育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能力为目标,根据优先发展要求加大对不同层次和不同类型高校的财政支持,在保证高校正常运行的基础上,支持重点发展、特色发展和优势建设,全面提高省域高等教育的办学能力和水平。
3. 进一步扩大开放,引进和吸收更多国际优质高等教育资源。优质资源不足是我国高等教育内涵贫乏的突出表现,这个问题在各级各类高校都有表现,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因此,加强我国高等教育的优质资源建设是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必然选择。一方面,政府应当引导优质资源建设方向,为高校开展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建设提供必要的支持;另一方面,进一步扩大开放,为高校对外合作提供更有效的政策支持,推进与国外高水平高校之间的深度合作交流。尤其是要为中外合作举办校区、开办教育项目等提供更宽松的条件,加大国外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引进的力度,以补充我国高等教育优质资源,同时为高校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培养方式方法改革、办学条件建设和运行管理等提供借鉴。
(二)微觀層面的內涵式發展路徑
  盡管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是由黨和政府制定的,政策的實施需要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的努力,但從根本上說,內涵式發展必須落實在高校人才培養上才能真正産生作用。因此,落實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各級各類高校既要承接宏觀層面的要求和影響,又要發揮自身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將宏觀要求與自身實際相結合,將宏觀的影響轉化爲積極的促進效果,以人才培養爲中心,建設性地開展人才培養改革與建設,構建內涵更多、水平更高、質量更優和效益更好的人才培養新模式。
1. 全面推进课程教学改革,强化学生有效的学习体验。高校开展高等教育的方式多种多样,包括课程教学、课外活动、社会实践等,但主渠道是课程教学,人才培养的进程是根据课程教学进度来计划的,人才培养的成效主要是通过对课程教学的评价来考核的。因此,课程教学在高校人才培养中居于核心地位,课程教学水平和质量往往决定人才培养水平和质量的高低,课程教学的内涵往往代表高等教育的核心内涵。改变高校课程教学内涵单薄、教学水平和质量偏低的问题,是高校人才培养實現内涵式发展的根本要求。课程教学改革的关键在于改变简单地以知识传授为目的的课程教学范式,建立以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为目的的课程教学范式,特别是要改变一讲到底、满堂灌注的教学方法,在课堂教学中融讲授、探究、实验、调查、讨论、展演、汇报等各种教学方法于一体,使学生能够深度参与、亲身实践、有效体验教学过程,真正實現深层的自主学习。
2. 多渠道開發利用教育教學資源,豐富教育教學內涵。在我國高校人才培養中,教材被賦予了特別重要的意義,它不僅是教師教學的基本依據,更是學生學習不可缺少的教學資源範本;教師以教教材知識爲主要目標,學生以掌握教材知識爲學習目的,其他教學資源很少得到有效利用,以至于我國高校成爲了一本書的大學。教育教学资源的丰富与否、利用充分与否对人才培养质量有重要影响,我国高校一般都比较重视图书馆、实验室建设,但图书馆资源常常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实验室的开放和利用不足。这些问题不仅与课程教学对学习的要求流于肤浅有关,而且与教育教学资源单调、可利用性不高以及服务水平低有很大关系。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高校应当加强教育教学资源开发,尤其应当开发适合信息技术和网络环境下学生学习的教育教学资源,重视与社会企事业单位发展合作教育,开辟社会教育教学资源利用渠道。高校还应当加强高水平教师队伍建设,重视优质教育教学资源开发和利用,在充分开发和更好地利用校内优质教育教学资源的同时,加强与其他高校之间的教育教学资源共享互通,扩大优质教育教学资源的影响面,使更多的学生能够共享优质教学资源,从而丰富人才培养的内涵,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3. 进一步改革教学管理,构建弹性化、个性化的人才培养体系。我国高校人才培养刚性化,统一要求有余、个性化不足的问题由来已久,这个问题与教学管理陈旧落后有关。长期以来,我国高校教学管理采用垂直的行政管理方式,校长和主管教学工作的副校长为主要决策者,教务处处长和教务处各部门负责人为学校决策的主要咨询者以及决策的主要实施者和监督者,各二级院系往往是被动的学校统一政策和制度的执行者,二级院系灵活机动的权限非常有限。所以,各高校不同学科专业之间从培养方案到课程修读要求,以及教学方式方法和毕业要求等都大同小异,学科专业特点没有受到重视。尽管很多高校实行了学分制、选课制、转专业制度、双学位制等教学管理制度,但由于理念陈旧、思想保守,这些制度往往徒有其形,没有真正保障学生接受弹性化、个性化的教育教学。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必须进一步改革高校教学管理,尤其要深化教学管理制度改革,在学分制、选课制、转专业制度、双学位制、学生评教制度、教学考核制度等教学管理制度中,注入以学生为中心的元素,贯彻立德树人、教书育人的精神,赋予教学管理制度更多的人文关怀属性。要改革过度行政化的教学管理,建立健全校院两级各类教学委员会制度,在教学管理中尊重教师的参与治理,保障各学科专业人才培养的内在逻辑得到遵循,为人才培养的弹性化、个性化创造条件。改革教学管理作风,树立以学生为本的教学管理价值观,从尊重学生个性发展的要求出发,构建满足学生个性化发展的人才培养体系。
4. 加强高校教育教学文化建设,培育高品质校园文化。文化是一种校园氛围,高校教育教学质量不但取决于课堂教学效果,而且取决于校园文化。优良的校园文化是一种无声的教育教学,学生置身其中,耳濡目染便习以为常,养成某些品质。校园文化润物无声,影响却恒绵久远,常常会伴随学生一生。我国高校校园文化底蕴浅薄,教育教学氛围浮躁,师生教学功利化倾向严重,如此难以有高水平、高质量人才培养。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高校必须加强教育教学文化建设,注重培育敬畏学术、尊重人性、热爱真理、亲爱良善的人文氛围,建设以学生全面发展为目的的师生学习共同体,打造紧密联系、相互理解、共同切磋的师生关系。在教学活动中大力提倡尊师爱生的风气,为师生心灵对话、智慧碰撞、情感互动创造适宜的条件和环境,使教育教学文化逐步沉淀下来,塑造高品质的校园文化,筑牢人才培养的文化根基。

  

  別敦榮,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教授,福建廈門  361005
  原文刊载于《中國高教研究》2018年第6期第6-14

中國高教研究2018-06-05

  摘要: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黨和國家新時代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的核心,是40年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演變的必然選擇。它在宏觀層面需要解決高等教育發展重心偏低、高等教育同質同構以及優質高等教育發展不充分等問題;在微觀層面應當直接針對教育教學和人才培養的一些深層次問題,如高校人才培養專業化剛性過強、課程教學淺表化、優質教學資源不足以及教育教學文化薄弱等。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在宏觀和微觀層面都應積極建構與各級各類高等教育功能相適應的人才培養模式,采取有效舉措保證政策落地。
  關鍵詞:內涵式發展;高等教育;人才培養;高校

  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既是黨和國家關于高等教育發展的大政方針,也是高校辦學的基本要求。內涵式發展是高等教育發展的永恒主題,更是當下我國高等教育發展面臨的重大課題。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即將邁入普及化階段,雖然外延式發展還有空間,但主要任務已經轉變爲實現內涵式發展。盡管如此,很多人只知道有這個政策要求,但對什麽是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爲什麽要實現內涵式發展、內涵式發展要解決什麽問題,以及如何實現內涵式發展等問題並沒有非常清晰的認識。一些相關理論研究對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解讀往往更重于理論推理。這種狀況無助于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的全面落實,無助于高等教育發展實現從大衆化向普及化的順利過渡,無助于促進高等教育持續健康發展。本研究將圍繞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若幹基本問題展開深入的討論,以期從理論和實踐兩方面解答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面臨的若幹基本問題。

一、何謂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就高等教育發展而言,黨和政府曾經提出了多種相關政策,內涵式發展只是其中之一,其他還有積極發展、加快發展、協調發展、特色發展、高水平發展、轉型發展等。顯然,這些政策之間既有聯系,又存在顯著差異。但是,很少見有關部門和相關人員對這些政策做出權威解讀,往往是一些研究人員根據自身的理解進行解釋,如此便造成人們對政策認識常常存在歧見,對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的理解也是如此。
(一)高等教育發展與政策概念釋義
  根據有關學科的釋義,發展是指事物前進的狀態,包括由小到大、由簡到繁、由低級到高級、由舊到新的運動變化過程,既包含了量的變化,又包含了質的變化。高等教育是一種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事業或活動,從國家或社會範疇看,它是一種事業;從高校看,它是一種職能活動。因此,高等教育發展便是高等教育系統或高校職能活動由小到大、由簡到繁、由低級到高級、由舊到新的量變和質變過程。就高等教育系統而言,發展是指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事業規模、範圍、形式、結構、內容、效益、效率以及適應性、滿意度等的量與質的積極變化;就高校職能活動而言,發展是指高校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活動覆蓋面、受益人群、方式方法、內容、標准、效果、水平、質量和特點等的積極變化。前者著眼于高等教育整體,後者著眼于高校個體組織,但都指向培養高級專門人才。也就是說,不是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的事物或活動,不應納入高等教育發展範疇,一些與高等教育發展有關的事物或活動,如高等教育撥款或籌資、高校的科學研究、行政管理等,是高等教育發展的支持或保障要素,它們本身的發展不是高等教育發展。
  高等教育系統的發展和高校人才培養的發展有很多方式。按速度分,有快速發展、穩步發展等;按品質分,有特色發展、高質量發展、高水平發展等;按要素範疇分,有外延式發展、內涵式發展、轉型發展等。就高等教育發展動力來源而言,有自然延伸發展,也有主體選擇性發展。前者是高等教育發展不受外力影響,甚至高等教育內部動力也是一種自發的,有一種順其自然的意味;後者則是國家、社會組織或高校對高等教育發展方式的主動選擇,追求一種目標導向明確的發展。因此,高等教育發展政策是政府、社會組織或高校根據宏觀或微觀高等教育發展狀況,從滿足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和人民群衆的高等教育要求出發所選擇的高等教育發展方式。影響政府、社會組織和高校做出選擇的因素很多,如經濟社會發展水平和需要,以及經濟社會發展能夠爲高等教育發展提供的保障和支持;科技進步和産業升級改造的需要;國際化、全球化發展與國家和企業核心競爭力提高的要求;職業分化、升級及其對從業者素質和能力的要求;民衆接受高等教育動機的激發以及家庭和個人經濟能力的增強;高等教育自身擴張的要求;等等。從一些國家和高校的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看,在國家高等教育發展的不同曆史階段和學校生命周期的不同時段,政策往往有很大差別。這說明高等教育發展政策不可能脫離時代要求,把握時代脈搏、緊扣現實發展的需要是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的著力點和生命力之所在。
(二)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概念釋義
  黨的十八大報告提出推動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姑且暫將推動”“實現兩個行動要求放到一邊,內涵式發展無疑是黨和國家新時代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的核心。那麽,應當如何理解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呢?在高等教育的語詞中,有些詞彙源于英文表述,或直接由英文翻譯過來,如通識教育、博雅教育等。有人解釋通識教育的時候,將它拆分爲三個語詞,即通、識和教育,在分別解釋它們意思的基礎上再概括通識教育的含義。不論其含義解釋的是否准確,單就這種釋義方式的合理性就值得質疑。與前述一些詞彙不同,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一個非常中國式的表述,因而可以通過對各構成語詞的解釋來理解其意義。
  由于上文已經對高等教育發展進行了闡述,這裏主要對內涵式發展展開探討。就內涵的本意而言,它有兩重意思:一是指事物的本質;二是指事物的內容。事物本質的發展主要表現堅持與弘揚,事物內容的發展可以表現爲增加,也可以表現爲加強。對高等教育內涵發展而言,內涵的兩重意思是不能分離的,只有二者的結合方能體現發展的意義。也就是說,高等教育內涵發展是指體現高等教育本質內容的增加或加強,即缺少的要補充或充實,已有的要加強或提升。
  很多学者对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进行了富有启发意义的探讨,相关研究论文数以万计,多数学者认为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相对于高等教育外延式发展而言的。如瞿振元认为,外延式发展强调的是数量增长、规模扩大、空间拓展,主要是适应外部的需求表现出的外形扩张;内涵式发展强调的是结构优化、质量提高、实力增强,是一种相对的自然历史发展过程,发展更多是出自内在需求。内涵式发展道路主要通过内部的深入改革,激发活力,增强实力,提高竞争力,在量变引发质变的过程中,實現实质性的跨越式发展。张德祥认为,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以提高质量为核心的質量、結構、公平以及制度等各要素统一、协调、可持续的发展模式,判断高等教育发展方式是内涵式还是外延式的标准在于是否有利于高等教育的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以及文化传承创新等基本职能的发挥与實現。可以认为,在很多学者看来,内涵式发展是高等教育外延式发展的合理延伸,或者说对外延式发展不足的纠偏。
  究竟應當如何理解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呢?根據漢語表述習慣,內涵式發展的本身有多種含義,如物體外形的樣子、特定的規格、典禮或有特定內容的儀式、自然科學中表明某些關系或規律的一組符號、一種語法範疇,表示說話者對所說事情的主觀態度,等等。不過,這裏提到的幾種語義解釋似乎都不適合用于解釋內涵式發展。在內涵式發展這個語詞中,的含義可以理解爲以某種方式的意思,但即便如此,要將內涵式發展的意思解釋清楚,還需要補充爲了簡化語言表達而省略了的語詞,這裏被省略的語詞是重視、加強、充實、增加或升華等。所以,內涵式發展的完整表述應當是以增加或充實內涵的方式發展,當然,也可以是以加強或重視內涵建設的方式發展。由此可見,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以增加或充實內涵的方式發展高等教育,或者以加強或重視內涵建設的方式發展高等教育的缩略语。这里所说的是内涵式发展政策言明了的,还有没有言明的,即内涵式发展的目的,就是通过内涵式发展要达到的實現特定的高等教育功能的目的。内涵式发展所要實現的高等教育功能,就是现在的发展还没有實現,或實現的还不是很充分的。具体来讲,提升高等教育品质,使同样规模、相似结构的高等教育能发挥更大的作用,产生更大的影响力,包括对完善学生人格、素养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对社会文明进步发挥更大的推動作用,甚至对开辟新时代发挥引领作用。
  如上所述,高等教育可以從宏觀和微觀兩個維度來考察,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需要從宏觀和微觀兩個維度來解釋。所謂宏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指在保持高等教育系統規模穩定或小幅增長的背景下,通過調整或優化結構、提高水平和質量的方式,使高等教育發揮更大更好的功能。宏觀的高等教育發展主要涉及高等教育結構、高等教育與人的社會化發展以及高等教育與經濟社會的相互適應和互動等,就是說不僅涉及高等教育系統內部,而且涉及高等教育系統外部,因此,宏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主要關注的是高等教育系統結構的改善和優化、高等教育系統運行效率和效益的提高,高等教育系統辦學能力和辦學質量的提升,以及高等教育所發揮的社會功能等。
  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主要涉及高校的教育教學及其功能的發揮。有人將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等同于高校內涵式發展,實際上二者之間是既相聯系又相區別的關系。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著眼于高校的教育教學,也就是人才培養職能,但高校還承擔了科學研究、社會服務等職能,如果這些職能與人才培養相結合、爲人才培養服務就是內涵式發展所關注的;如果是單純的發展科學研究和社會服務,就不能歸入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範疇。因此,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指高校以提高人才培養水平和質量爲目的,所采取的加強人才培養能力,優化人才培養環境,改善人才培養條件,提高人才培養成效的舉措及其所産生的效果。很顯然,微觀的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可以有多種方式,比如,樹立或強化以學生爲中心的教育理念,提高教師的教學能力,豐富和擴大優質教學資源,建立健全個性化、更有效的教學運行機制,培育優良的教學文化,等等,以達到提高人才培養水平和質量的目的。
  概而言之,就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內在需求而言,內涵式發展的根本意旨在于從提高高等教育整體辦學水平和辦學質量出發,改革宏觀和微觀層面制約高校提高人才培養水平和質量的各種體制機制,加強高校教育教學條件和環境建設,不斷優化人才培養過程,建構與各級各類高等教育功能相適應的人才培養模式,保證各級各類高校人才培養不僅與自身辦學定位相吻合,而且能夠很好地滿足受教育者的高等教育意願,適應國家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對促進國民素質提高和社會文明進步發揮更大的作用。

二、为什么要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内涵式发展是解决高等教育内在问题的方法,是高等教育众多发展方式之一,是高等教育自始至终永恒的发展要求。一般而言,内涵式发展往往是在高等教育发展过程中自然而然實現的,尤其是高校在人才培养过程中,通过师生的自省和自觉不断完善教育教学过程等實現的。但在高等教育逐步成为国家和社会利益的关键推動力量之后,政府和社会组织常常出台高等教育发展政策,以在宏观和微观层面指导高等教育发展。在高校进入现代化办学时期以后,战略选择和政策引导成为学校提高发展水平和办学质量的重要手段,高校也越来越重视制定自身的教育教学发展政策。但这还不足以使内涵式发展成为国家和高校高等教育发展政策的主题。
(一)內涵式發展政策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的邏輯延展
  黨和政府選擇內涵式發展作爲高等教育發展政策不是偶然的。梳理改革開放以來的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發現,除個別年份有所搖擺外,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總體變化趨勢是符合高等教育發展形勢的。如1977年黨的十一大報告提出:要擴大和加快各級各類教育事業發展的規模和速度,提高教育質量,以配合各項經濟事業和科學技術事業的發展,適應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需要。在文革結束後,推行擴大和加快高等教育發展規模和速度的政策是必要的。1982年黨的十二大報告提出:必須大力普及初等教育,加強中等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在改革開放事業初步展開的形勢下,加強高等教育是非常合時宜的。1992年黨的十四大報告提出:要優化教育結構,大力加強基礎教育,積極發展職業教育、成人教育和高等教育,鼓勵自學成才。在大力實施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改革的背景下,積極發展高等教育是明智之舉。
  從1977—2017年曆屆黨代會報告提出的國家高等教育發展政策可知,(見表1)高等教育發展政策明顯地表現出階段性,大致可以劃分爲四個階段:從1977—1996年爲第一階段,主要表現爲積極發展、加強發展政策;從1997—2001年爲第二階段,主要表現爲穩步發展政策;2002—2006年爲第三階段,主要表現爲加快發展政策;2007—2017年爲第四階段,主要表現爲提高質量、內涵式發展政策。在前三個階段,除了1997—2001年期間奉行穩步發展政策外,其他兩個時期都實施積極發展、加快發展政策。即使在1997—2001年期間,1999年實際開始執行的擴招政策使1997年提出的穩步發展政策並沒有能夠完全付諸實施。因此,可以說,從1977—2006年的30年中,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總體上是以加快發展和加強發展爲主線,以擴大辦學規模,培養更多的高級專門人才爲目的,以滿足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快速發展的要求。之後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開始轉型,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的發展政策于2007年明確提出,2012年提出推進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2017年进一步提出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这三个五年期的高等教育发展政策一脉相承,步步推进,既具有历史发展的逻辑性,又具有现实需要的合理性。从这个意义上说,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40年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演變的必然選擇。

1.jpg

(二)內涵式發展政策符合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戰略趨勢
  政策必須順應現實需要,因勢利導,方能發揮引領、調節、促進或者限制的作用。40年來,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政策總體上是順應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對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發揮了重要的促進作用。曆史比較表明,改革開放40年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黃金時期,是高等教育持續積極發展時間最長的時期,是高等教育發展取得成就最大的時期,是人民群衆從高等教育獲益最多的時期,也是高等教育對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發揮作用最顯著的時期。與上文談到的政策相比,40年高等教育實際發展軌迹大致可以劃分爲三個階段:第一個是改革開放初期至1998年的緩慢增長期;第二個是1999—2010年的快速增長期;第三個是2011年以來的內涵發展期。改革開放初期,我國高等教育通過撥亂反正迅速恢複了秩序,高校人才培養開始走上正軌,到1998年,其間偶有較快增長,但總體呈緩慢增長趨勢。從1999年開始,高等教育發展進入快車道,規模迅猛增長。到2010年,高等教育總規模達到3105萬人,毛入學率達到26.5%。單就規模而言,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創造了世界奇迹。從2011年開始,規模增長漸趨平穩,提高質量成爲高等教育發展的主線。到2016年,高等教育在學總規模達到3699萬人,比1998年增長了300.76%,比2010年增長了19.13%。另外,研究生教育發展也表現出類似的特點。統計表明,1998年我國研究生招生數爲7.25萬人,其中碩士生招生5.75萬人,博士生招生1.49萬人,研究生在校生爲19.89萬人;到2016年,研究生招生數爲66.71人,其中博士生招生7.73萬人,碩士生招生58.98萬人,在學研究生達到198.11萬人。總體來看,改革開放40年來,不論是高等教育總規模、普通本專科在校生數、毛入學率還是研究生招生人數、碩士生招生數、博士生招生數和研究生在學總人數,在前20年有增長,但增幅較小;21世紀以来出现了一个快速增长期,增幅惊人;近年来在保持小幅平稳增长的基础上,发展重点发生了转向。应该说,在前一个阶段以规模扩张为典型特征的外延式发展中,高等教育保持了基本秩序稳定,守住了高等教育的底线,但高等教育系统整体办学水平和质量提高并没有同步實現。短时间里高等教育的快速大规模增长带来的办学压力需要一个时期来消化,以保证高等教育持续健康良性发展,因此,可以说高等教育系统的扩张激发了内涵式发展的动力。
  除與高等教育系統規模和毛入學率等密切相關外,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還與高校的辦學狀況直接關聯。高校是高等教育的專門組織,高校辦學曆史的長短和辦學規模的變化與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有密切關系。高校辦學曆史長短可以從校齡來考察,從校齡來看,我國高等教育系統還非常年輕。統計表明,1949年,我國有普通高校205所,經過院系調整後,到1953年只有181所,1977年達到404所,1998年增長到1022所,到2016年達到2596所。若忽略在此期間的高校撤並情況,92%以上的高校都是在60余年裏建設起來的。從建校曆史推算可知,我國約30%的高校校齡少于10年,59%以上的高校校齡少于15年,超過73%的高校校齡少于35年,超過84%的高校校齡少于40年。年輕意味著發展空間大,但同時也往往伴隨著發展不成熟。尤其是在我國,新的高校在建校初期往往因陋就簡,很多高校從師資力量、教學儀器設備、學科專業結構、管理與治理制度、教育教學規範和文化等與辦學要求有較大差距,後期建設與發展的任務十分繁重和艱巨。還有一個與高校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密切相關的問題,即我國普通高校辦學規模增長很快,且增幅很大。1998年我國普通高校校均規模達到3335人,2016年增長到10342人,其中本科學校校均14532人,高職(專科)學校校均6528人。2016年校均總規模比1998年增長了2.1倍。一面是大批新校的創辦,一面是校均規模的激增,這兩種情況都是提高高等教育辦學水平和質量的大忌。我國高校底子薄、積累少、擴張快、資源少,如果說保證短時期的快速增長是不得已而爲之,那麽在快速擴張達到一定程度後,高等教育應當適時轉變發展方式,由外延式發展轉變爲內涵式發展。

三、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应当解决什么问题
  政策不是口号,不是空洞的倡议。政策应当是实践导向的,具有现实问题针对性,能够为实践或活动提供具体指导。作为一种政策,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是针对现时代高等教育发展面临的重大挑战和现实需求提出来的,是现时代高等教育发展的行动指南。由于高等教育发展在宏观和微观两个层面的侧重点存在差异,所以,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政策在宏观和微观层面要解决的问题也是不相同的。区分这个差别有利于更准确地把握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政策的要义,正确认识高等教育发展的任务,从而在宏观和微观层面采取适当的战略举措,有效地解决高等教育发展问题,實現高等教育持续健康优质发展。
(一)宏觀層面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應當解決的重要問題
  我國高等教育系統是龐大的,具有鮮明的中國特色。在世界所有國家中,高等教育系統在學人數超過1000萬人的有3個國家,即美國、印度和中國,其中美國爲1900萬人,印度爲2800萬人,中國爲3600萬人。而且如上所述,我國高等教育系統是一個年輕的系統,其規模的大幅度增長是在1999年以來的10多年實現的。从体系上讲,我国高等教育的各构成要素都是完备的,但内涵和底蕴不足却是客观存在的。加强内涵建设,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是我国高等教育系统发展的紧迫要求。在宏观层面,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主要解决三大问题:
1. 高等教育發展重心偏低問題。在我國近2600所高校中,1300多所高職院校基本上都是1998年後發展起來的,它們大多興起于中等職業教育,很多甚至是零起點創辦起來的;在1200多所本科院校中,有600多所是2000年以來發展起來的,它們之前主要是一些高職高專院校,之中大多數舉辦本科教育的曆史不到20年。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高等教育系统起点低、历史短,发展重心偏低。我国高等教育在快速扩张中十分重视质量保障,建立了完整的高等教育评估体系。从评估要求看,不但新建本科院校仍在努力达到合格标准,而且即便很多本科院校参加了审核评估,其教育条件和发展成熟度都还不能令人十分满意。本科院校的教育情况如此,高职院校的教育也很难说非常令人满意。从学校数量和教育规模看,新建的高职院校和本科院校是我国高等教育系统的主体,是我国高等教育大众化的主要依托力量,也是未来普及化阶段的主体力量。这些高校教育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我国高等教育整体水平的高低。办学历史短是不能改变的,但教育发展水平与高校办学历史并非必然的因果关系,办学历史只是高校教育发展水平的影响因素之一,且不是决定的因素。在中外高等教育发展史上,很多高校办学历史并不长,却发展了高水平高质量的教育,成为高水平人才成长的摇篮。所以,重视这些高校的发展,解决这些高校发展的困难是我国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面临的重大任务。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就是要提高新建高校的教育水平,整体性地提升高等教育系统的发展重心。
2. 高等教育同質同構問題。我國高等教育同質同構問題由來已久。盡管我國幅員遼闊,各地高等教育文化積累差別很大,不同地區高等教育發展很不平衡,但由于國家對高等教育實行集中統一領導,全國一盤棋,從而導致全國高等教育發展雷同現象明顯。這種同質同構現象不僅存在于同層次、同類別的高等教育中,而且還存在于不同層次、不同類別的高等教育之間;不僅表現在高等教育學科專業結構、運行機制、管理制度等方面,而且還表現在高等教育的人才培養目標、教育標准與要求,以及高等教育的文化精神等方面。如在高等教育發展與改革中,熱門學科專業常常爲各級各類高校所重視,開展文化素質教育、加強實踐教學、推行通識教育、發展雙創教育等幾乎在同一時間受到所有各級各類高校重視,從而形成了全國高等教育齊步走的壯觀景象。由此帶來的結果就是我國高等教育差異化、個性化不足,高校辦學特色不鮮明,高等教育對受教育者個性的塑造薄弱,不能很好地滿足人民群衆千差萬別的需求。
3. 優質高等教育發展不充分問題。優質高等教育是一個相對的概念,在一個龐大的高等教育系統中,肯定存在水平、質量的差異,這種差異不但存在于全國範圍,也存在于地區和省市自治區範圍。但如果與國際上先進國家高等教育比較,可以發現我國各類高等教育在水平、質量上都存在較大差距,尤其是在高水平高質量部分,我國所占的比例都很小。以世界一流大學爲例,在各類大學排行榜上,我國大學位于前列的數量非常有限,遠低于美、英、德、日等國。優質高等教育發展不充分導致我國高等教育功能發揮存在很大的局限性,造成我國高等教育培養的一流人才嚴重不足,高等教育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作用還遠遠不能滿足需要,我國高等教育對人類文化進步和文明發展所做出的貢獻還非常有限。正因爲如此,大而不強成爲我國高等教育發展必須解決的問題。
(二)微觀層面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應當解決的問題
  高校是高等教育系统的主要组成单元,高等教育的功能主要通过高校的人才培养工作實現,高校的人才培养工作状况直接影响高等教育功能的发挥程度。在过去的20年裏,我國高校從外到內發生了重大變化,高校的教育規模成倍增長,學科專業數量大幅增加,師資隊伍人數由40余萬人擴張到160余万人;很多高校人才培养方案往往经过了多次修订,进行了学分制改革等一系列教学改革,课程体系改革和教学内容更新、与人才培养密切相关的综合改革等受到重视。所有这些改革和发展都对高校履行高等教育使命产生了积极而重要的影响。与此同时,高校教育教学工作中的一些深层次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人才培养的基本模式仍然是传统的。在微观层面,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应当直接针对教育教学和人才培养的一些深层次问题,采取有效举措,务必取得突破,使高校人才培养水平和质量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
1. 高校人才培養專業化剛性過強問題。高等教育區別于基礎教育的典型特征在于它是專業教育,以培養高級專門人才爲目的。專業是高校組織和實施高等教育的基本單位,各種各樣的高等教育活動通過專業得以有序地組織起來,造就社會各行各業所需要的人才。所以,高校人才培養的專業化是世界高等教育的共性特征。在20世紀50年代向蘇聯學習的時候,我國高校建立了嚴格的專業教育體系,確立了按專業組織人才培養活動的原則。在專業教育上,我國高校把專業與專業之間的關系看作是孤立或對立的關系,把專業與社會職業之間的關系看作是簡單的對應關系,從而導致專業教育口徑狹窄、缺少相互融通,人才培養的社會適應性不強。改革開放以來,高校對專業教育進行了持續不斷的改革,但專業化過于剛性的問題在各級各類高校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即便在一些高水平綜合大學,專業教育剛性化過強的問題也非常明顯。這種狀況不符合新時代世界高等教育發展趨勢,也不適應社會人才需求多樣化的現實要求。
2. 高校課程教學淺表化問題。高校人才培養的主要形式是課程教學,課程教學質量對人才培養質量有奠基性的作用,當然,這並不是說課外活動、社會實踐、自學等對人才培養就沒有意義,或者意義不重要。不能說我國高校不重視課程教學,也不能說我國高校在課程教學改革上無所作爲,實際上,教學改革一直是高校人才培養改革的重要主題。但教學改革深入課堂還很不夠,尤其是教師的教、學生的學仍表現出很傳統的傾向,教師主要教知識,而且是教材上的知識;學生主要學知識,也主要學教材上的知識。教學方式主要是教師講、學生聽,理論界熱情倡導的探究式、啓發式、討論式、研究式、情景式、對話式等各種教學方式方法仍只在非常有限的範圍應用,很多教師教的目的就是幫助學生通過考試,學生學的目的也是爲了通過考試。這樣,就形成了教、學、考高度一致的教學景象,現實的教學結果就是教的不深、學的很窄、考的很淺。課程教學淺表化的問題在我國高校由來已久,且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是多樣而深刻的。不解決這個問題,提高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不可能走得太遠。
3. 高校優質教學資源不足問題。教學資源是人才培養的基礎條件,教學資源的優劣多寡對人才培養有重要的制約作用。我國高校十分重視教學資源建設,對發展優質教學資源傾注了不少的力量,但整體來看,效果還不是很明顯,尤其是優質教學資源嚴重不足的問題沒有得到根本改觀。浏覽各高校網站常常發現,一所數萬在校生的高校往往只有幾位教學名師、若幹精品課程、幾個特色或優勢專業;筆者在所參與的一些高校本科教學工作評估中發現,不少高校老專業優質教學資源少,新專業往往則在爲建設基本滿足教學需要的資源條件而努力,優質教學資源建設還提不上議事日程;很多高校實踐教學體系虛化,與企業簽訂的合作辦學協議缺乏落實的保障機制,分散的實習實踐教學形同放羊,集中的實習實踐教學缺少穩定可靠的基地支持;教學與研究相結合、研究反哺教學往往停留于文件或號召中,本科生真正進入教師的科研項目團隊或實驗室參與研究的人數非常有限。優質教學資源不足已經成爲影響我國高等教育水平和質量的主要問題,大而不強、大而不優不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應有的狀況。
4. 高校教育教學文化薄弱問題。高校既是一個有形的人才培養組織體系,又是一個無形的人才培養文化環境。有形的部分對人才培養的影響不言而喻,不論是學科專業組織方式還是教學活動組織形式,都直接影響人才培養水平;無形的部分盡管看不見、摸不著,但同樣有著重要作用,有時甚至比有形的部分影響更深遠、更持久。我國高校教育教學文化經過文革的破壞後長久以來沒有得到恢複,加上市場經濟和指標化的行政管理導向的消極影響,更使教育教學文化發展偏離了應有的方向。教師爲了完成工作量而教學,學生爲了獲得文憑而學習,學校爲了得到更多的生均撥款和學費而多招生,管理人員習慣于用各種指標評價師生的表現與教學的價值。價值導向的偏差使高校的人才培養缺少了精神的追求,師生之間缺少心靈的對話,教學過程缺少智慧的碰撞,校園活動缺少對生命意義的體驗,學生的發展缺少愛的播種和善的教化。淺薄的文化不可能孕育高品質、高品位的教育教學,只有精神的力量才能觸及心靈,我國高等教育發展應當重視內在品質的改善,培植優良的教育教學文化,爲人才培養提供適宜的土壤。

四、如何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
  作爲政策,內涵式發展符合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要求,也符合高等教育發展適應國家經濟社會發展的要求。內涵式發展政策就是要解決好制約高等教育發展的體制機制問題,提升高等教育辦學條件的品質,優化人才培養模式,更好地發展高等教育,使高等教育壯大起來,以發揮更大更好的功能。從內涵式發展政策演變看,從十八大到十九大,從推動實現,表明内涵式发展已经从发展方式要求转变为发展方式与发展目标相统一的要求。實現内涵式发展,尽管在宏观和微观层面路径是不同的,但都应紧紧围绕建构与各级各类高等教育功能相适应的人才培养模式,采取有效举措保证政策落地、产生实效、达到目的。
(一)宏觀層面的內涵式發展路徑
  在宏观层面,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主体主要是高校主管部门,即中央和地方各级党委和政府及其职能部门。党委和政府落实政策的杠杆很多,包括制定规划或计划、资金支持、审核批准、扩大自主权限、评估、评优并予以表彰奖励等。比较而言,在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现实背景下,在宏观层面,要达到完善和优化人才培养模式的目的,内涵式发展更应重视以下三种路径。
1. 进一步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强化高校特色化发展。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对高校采取了比较宽松的领导管理方式,高校办学自主权扩大,办学的自主性增强。与此同时,在办学的很多方面政府的管控依然严格,包括招生计划、专业开办、课程设置、教材选用以及人员编制、师资聘用、管理与评价等都受到政府的直接管控,高校办学自主性未能得到充分的彰显,人才培养出现趋同现象,特色不足。高校不能自主办学,难有特色化发展;没有特色,或者特色不鲜明,高等教育便难有内涵。實現内涵式发展必须解决高校办学自主性问题,为高校特色化发展创造条件。政府应当根据放管服改革要求,进一步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将一些不必要的行政审批、指标制定、人员考核、课程设置等方面的权限下放给高校,为高校自主办学创造必要的制度环境和行政文化氛围。应当采取必要的政策调控和资源配置手段,引导高校特色化办学,鼓励高校在人才培养上进行符合自身条件的改革探索,推動每一所高校办出自身的特色。应当以更有效的政策支持和行政服务帮助高校解决依靠自身力量不能解决的人才培养的重大障碍问题,如校企合作办学、产教深度融合的问题,使高校能够开拓办学空间,提高办学的社会适应性,造就高素质专门人才。
2. 发挥政策杠杆作用,差异化配置高等教育资源。政府是国家利益的實現机制,是全体国民利益的维护者和實現者,是社会公平正义的监督者和保障者。政府掌控着主要社会公共资源的配置权,政策杠杆是政府配置资源的重要手段。毫无疑问,今天的高等教育与国家利益、国民利益、社会公平正义关系密切,社会公共资源配置对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有重要影响。中央政府公共财政应从国家高等教育公平发展出发,进一步加大对中西部地区高校的支持力度,提高中西部地区高校的办学实力和办学水平。与此同时,加强对一流大学和一流學科建設的资助力度,支持部分大学和学科向世界一流迈进。对于保障国家重大战略的高等教育,中央财政应当予以重点支持,提高高等教育服务国家需要的能力。我国高校的主体部分是地方院校,地方高校不强,不可能建成高等教育强国,应当更好地发挥地方政府的统筹作用,赋予地方政府更大的治理职能。地方政府应从地方高等教育协调发展出发,以增强地方高等教育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能力为目标,根据优先发展要求加大对不同层次和不同类型高校的财政支持,在保证高校正常运行的基础上,支持重点发展、特色发展和优势建设,全面提高省域高等教育的办学能力和水平。
3. 进一步扩大开放,引进和吸收更多国际优质高等教育资源。优质资源不足是我国高等教育内涵贫乏的突出表现,这个问题在各级各类高校都有表现,只是程度不同而已,因此,加强我国高等教育的优质资源建设是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的必然选择。一方面,政府应当引导优质资源建设方向,为高校开展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建设提供必要的支持;另一方面,进一步扩大开放,为高校对外合作提供更有效的政策支持,推进与国外高水平高校之间的深度合作交流。尤其是要为中外合作举办校区、开办教育项目等提供更宽松的条件,加大国外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引进的力度,以补充我国高等教育优质资源,同时为高校师资队伍建设、人才培养方式方法改革、办学条件建设和运行管理等提供借鉴。
(二)微觀層面的內涵式發展路徑
  盡管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是由黨和政府制定的,政策的實施需要宏觀和微觀兩個層面的努力,但從根本上說,內涵式發展必須落實在高校人才培養上才能真正産生作用。因此,落實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政策,各級各類高校既要承接宏觀層面的要求和影響,又要發揮自身的積極性和主動性,將宏觀要求與自身實際相結合,將宏觀的影響轉化爲積極的促進效果,以人才培養爲中心,建設性地開展人才培養改革與建設,構建內涵更多、水平更高、質量更優和效益更好的人才培養新模式。
1. 全面推进课程教学改革,强化学生有效的学习体验。高校开展高等教育的方式多种多样,包括课程教学、课外活动、社会实践等,但主渠道是课程教学,人才培养的进程是根据课程教学进度来计划的,人才培养的成效主要是通过对课程教学的评价来考核的。因此,课程教学在高校人才培养中居于核心地位,课程教学水平和质量往往决定人才培养水平和质量的高低,课程教学的内涵往往代表高等教育的核心内涵。改变高校课程教学内涵单薄、教学水平和质量偏低的问题,是高校人才培养實現内涵式发展的根本要求。课程教学改革的关键在于改变简单地以知识传授为目的的课程教学范式,建立以促进学生全面发展为目的的课程教学范式,特别是要改变一讲到底、满堂灌注的教学方法,在课堂教学中融讲授、探究、实验、调查、讨论、展演、汇报等各种教学方法于一体,使学生能够深度参与、亲身实践、有效体验教学过程,真正實現深层的自主学习。
2. 多渠道開發利用教育教學資源,豐富教育教學內涵。在我國高校人才培養中,教材被賦予了特別重要的意義,它不僅是教師教學的基本依據,更是學生學習不可缺少的教學資源範本;教師以教教材知識爲主要目標,學生以掌握教材知識爲學習目的,其他教學資源很少得到有效利用,以至于我國高校成爲了一本書的大學。教育教学资源的丰富与否、利用充分与否对人才培养质量有重要影响,我国高校一般都比较重视图书馆、实验室建设,但图书馆资源常常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实验室的开放和利用不足。这些问题不仅与课程教学对学习的要求流于肤浅有关,而且与教育教学资源单调、可利用性不高以及服务水平低有很大关系。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高校应当加强教育教学资源开发,尤其应当开发适合信息技术和网络环境下学生学习的教育教学资源,重视与社会企事业单位发展合作教育,开辟社会教育教学资源利用渠道。高校还应当加强高水平教师队伍建设,重视优质教育教学资源开发和利用,在充分开发和更好地利用校内优质教育教学资源的同时,加强与其他高校之间的教育教学资源共享互通,扩大优质教育教学资源的影响面,使更多的学生能够共享优质教学资源,从而丰富人才培养的内涵,提高人才培养质量。
3. 进一步改革教学管理,构建弹性化、个性化的人才培养体系。我国高校人才培养刚性化,统一要求有余、个性化不足的问题由来已久,这个问题与教学管理陈旧落后有关。长期以来,我国高校教学管理采用垂直的行政管理方式,校长和主管教学工作的副校长为主要决策者,教务处处长和教务处各部门负责人为学校决策的主要咨询者以及决策的主要实施者和监督者,各二级院系往往是被动的学校统一政策和制度的执行者,二级院系灵活机动的权限非常有限。所以,各高校不同学科专业之间从培养方案到课程修读要求,以及教学方式方法和毕业要求等都大同小异,学科专业特点没有受到重视。尽管很多高校实行了学分制、选课制、转专业制度、双学位制等教学管理制度,但由于理念陈旧、思想保守,这些制度往往徒有其形,没有真正保障学生接受弹性化、个性化的教育教学。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必须进一步改革高校教学管理,尤其要深化教学管理制度改革,在学分制、选课制、转专业制度、双学位制、学生评教制度、教学考核制度等教学管理制度中,注入以学生为中心的元素,贯彻立德树人、教书育人的精神,赋予教学管理制度更多的人文关怀属性。要改革过度行政化的教学管理,建立健全校院两级各类教学委员会制度,在教学管理中尊重教师的参与治理,保障各学科专业人才培养的内在逻辑得到遵循,为人才培养的弹性化、个性化创造条件。改革教学管理作风,树立以学生为本的教学管理价值观,从尊重学生个性发展的要求出发,构建满足学生个性化发展的人才培养体系。
4. 加强高校教育教学文化建设,培育高品质校园文化。文化是一种校园氛围,高校教育教学质量不但取决于课堂教学效果,而且取决于校园文化。优良的校园文化是一种无声的教育教学,学生置身其中,耳濡目染便习以为常,养成某些品质。校园文化润物无声,影响却恒绵久远,常常会伴随学生一生。我国高校校园文化底蕴浅薄,教育教学氛围浮躁,师生教学功利化倾向严重,如此难以有高水平、高质量人才培养。實現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高校必须加强教育教学文化建设,注重培育敬畏学术、尊重人性、热爱真理、亲爱良善的人文氛围,建设以学生全面发展为目的的师生学习共同体,打造紧密联系、相互理解、共同切磋的师生关系。在教学活动中大力提倡尊师爱生的风气,为师生心灵对话、智慧碰撞、情感互动创造适宜的条件和环境,使教育教学文化逐步沉淀下来,塑造高品质的校园文化,筑牢人才培养的文化根基。

  

  別敦榮,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主任,教育研究院副院長、教授,福建廈門  361005
  原文刊载于《中國高教研究》2018年第6期第6-14